【DV】麦琪的礼物

惊天巨糖,不甜你鲨我。其实是七夕贺文,但好像有一丢丢迟。当做鬼节贺文又好像有一丢丢早……那就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叭。


有一次年幼的维吉尔在看书,封面上印着《麦琪的礼物》几个字。年幼的但丁趴在他身边,问里讲的什么故事。维吉尔头也不抬地说还没看完呢,不要打扰我。

但我想跟你玩。但丁嘟囔着,扑过去抢他的书。最后书被撕成了两半。维吉尔瞪了但丁一眼,抓着自己手里的半本回了卧室。摔门声特别响。

但丁从来没有搞坏过哥哥的东西,所以真的吓坏了。维吉尔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会不会再也不认我这个弟弟?

不知道为什么,但丁没有向母亲寻求帮助,而是自己一个人想了许多办法弥补。他不再时不时骚扰维吉尔,吃饭的时候...

2019-08-11

人智统合都市

一个近代未来au梗,关于人工智能。dv➕nv。是终点爽文流。

本来懒得写了但是跟太太口嗨之后心情巨好还是搞出来了嘿嘿



社会科技水平比我们现在发达一些,开始搞人工智能。蛋和哥就是搞人工智能的两个大佬,但理念相互矛盾。


哥因为小时候父母被醉酒司机撞死,所以坚持要让人工智能接管方方面面,每一步都被安排好,人生就不会出现意外。蛋就不同意,他说哥不是在搞人工智能,而是在造机械上帝,这太危险了。人工智能应该在人类控制之下。


蛋和哥各自代表两个派系,水火不容。


哥研究出了一个人工智能,取名尼禄。哥像教导小孩一样给他输入文字,语言,数据,跟他进行交流(测试)。偶尔给尼...

2019-07-28

双子星

现代au,大纲杀文。物理知识xjb扯的不要在意。好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蛋是地下乐队歌手,哥是物理学家。他俩住一起。哥研究一个很前沿也很冷僻的东西,很多年没啥进展,还废寝忘食搞得自己神经衰弱。蛋劝哥换个方向,哥不理会,蛋就感觉哥心里只有科学,愤而开始冷战。


不久后蛋因为一首歌《all my reason》火了,粉丝发现他哥吃他的花他的还态度特别拽,两人关系很僵硬的样子,就群情激愤把哥喷得狗血淋头。


蛋想解释,但转念又想他解释什么呢,他哥搞不好真的没把他放心上。就很抑郁,跑出去喝酒,喝醉后迷迷糊糊去了哥的研究所。


研究所里哥正站在巨大的屏幕前观测什么。屏幕上是蛋...

2019-07-25

【DV;NVergil】暴风雪山庄杀人事件(下)

欢迎回来。

请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


律师的博客

7月4日

……新妇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她口中那个与维吉尔先生交谈的男人便十分可疑。而凶手选择下毒也并不因为他是女性,力量不够,而是有别的原因……

……

我对斯巴达一家的关系十分好奇,直觉告诉我那一定是十分重要的线索(绝不是我八卦),在我的追问与毒誓下,作家先生终于告诉了我……由于发誓绝不透露出去,所以这里就不写了,反正他们一家人的感情确实极好……

作家先生忽然一拍脑袋,说其实那天还有一个人好像也撞见了,就站在他身后……


作家的日记

7月4日

……我向律师小姐讲述...

2019-07-13

琥珀月亮(shadowXvergil)

有没有人吃瞎抖和哥啊我好饿……

隐晦猫车(。


银发男人在黑暗的丛林中行走。这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不,还有一只漆黑的豹子,红铜熔铸的眼睛像两点鬼火。

那只野兽想猎杀他,维吉尔也一样。他们都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在漫长的,或是短暂的隐忍之后,野兽发动了攻击。维吉尔下意识想要拔出阎魔刀——刀不见了。

这刹那的疏忽是致命的。野兽获得了胜利,它尖利的爪子撕碎维吉尔的衣服,露出皎洁的躯体。

维吉尔陷入它温暖的皮毛之中。就好像正在鞭挞他的,是黑暗本身。

原来黑暗是一只豹子。维吉尔盯着它的眼睛,想。

野兽用带刺的舌头舔舐维吉尔的皮肤。那锋利的舌头每次舔过,都将他的一部分皮肤剥...

2019-07-06

【DV;NVergil】暴风雪山庄杀人事件(中)

 欢迎回来。

诡计和逻辑我真的XJB写的不要笑我……

总之请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


医生的备忘录

6月29日

……在这种环境下我无法尸检,只能进行简单的观察。

尸体不远处有一只金杯,杯子里的液体泼洒在地上,凝固成暗红的一团。我闻了一下,是葡萄酒。还有一股淡淡的杏仁味。

我告诉死者的家属,死者是氰化物中毒。这种毒素摄入几秒后就会出现烦躁不安,恐惧感,全身痉挛,窒息等反应……很奇怪,他竟然没有丝毫挣扎的迹象。应该是剂量很大,很快破坏了大脑。

死者的儿子抿着嘴唇,没说话。倒是弟弟很平静地向我道谢……

……

离...

2019-07-03

【NVergil;DV】暴风雪山庄杀人事件(上)

是走哪死哪的DVN三人环游世界碰到的妙人趣事。虽然是推理但是在不科学的恶魔人世界就不要太深究诡计手法什么的了……就是写着玩图个快乐,想试试看路人角度怎么看斯巴达一家。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这玩意儿(。

总之请大家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


“温柔的烛光中,银发男人静静倚靠在圣母像的怀里。他似乎是被毒杀的,嘴唇微紫,眼底流血。衣服没有一丝凌乱,依然整齐,得体,只有鞋子不翼而飞。仿佛为了揭示他的罪证,凶手暴露出他仍带淤痕的脚掌。”


作家的日记

6月20日...

2019-06-26

雪盲(NVergil;DV)

不要贪婪地凝视大雪,那会使你患上雪盲。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尼禄来说孤儿院像个集中营。这并不因为孤儿院限制了他的自由,而是因为在孤儿院里,没有人可以躲藏。

所有人被迫一起洗漱,吃饭,睡觉。水流哗啦的声音,汤匙碰撞的声音,磨牙打呼,打架斗殴,带着恶意的窃窃私语……绵延不绝的噪音,带来痛苦的语言,像流沙一样让他深陷。

尼禄有多痛恨自己敏锐的感官和奇特的白发,就有多渴望一种巨大的寂静。他渴望有一种寂静能拉住自己。

直到许多许多年后他遇到了维吉尔。不知是出于一种好意还是恶意,命运安排他与这个男人重逢。那一刻,不可思议地,巨大的寂静降临了。他就像被扔到雪原的边境,眼前是冰冷刺骨的...

2019-06-18
1 / 12

© 油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