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银河(NVergil ;DV)

“你的眼睛好像银河,却久久沉睡。”—— @谁家堤岸 


刚跟但丁回到事务所时维吉尔是不睡觉的,命运的暗伤依然让他惊悸。后来似乎渐渐养成了睡觉的习惯,每晚也能睡上片刻。

尼禄有一次起夜,路过维吉尔的房间,看见他的父亲披着黛色睡袍坐在窗前看书,背影如同远山。窗台上的玫瑰花苞在初夏的熏风中摇曳。

他没有开灯,因为天上就是粲然流光的银河。

人类用睡眠对抗黑夜。那么在那些更加漫长,数不胜数的黑夜里,他的父亲又是怎样度过的呢?

尼禄站在门外看了很久。

后来维吉尔的睡眠时间渐渐变长。有一次但丁醒来发现维吉尔竟然还在赖床,便洋洋得意地去闹他。传奇恶魔猎人吵得像一只...

2019-06-07

彼岸

一个短到没朋友的片段。算是前世今生梗。


许多许多年后,一个和曾经的传奇恶魔猎人同名的银发小男孩,来到了空荡荡的魔界。

他随便选了个方向往魔界深处走,走了很久很久,眼前豁然出现一片大海。海边立着一尊无名的岩像,一簇簇海浪轻柔扑打他的脚掌。

男孩走近了,看到深蓝的海藻织成他的衣服,藤蔓是他向后梳拢的头发。一只灰色的眼珠好像在眺望远方,另一只空荡荡的眼眶里,栖息着蓝色的蝴蝶。

男孩伸出手触摸岩像布满裂痕的皮肤。蓝蝴蝶扑扇起翅膀,静静飞落在他的手指上。


2019-05-31

哥这个人,真的不坏。你把他放到希腊神话里,还能算个英雄。我老看有人说蛋会陪哥用余生去赎罪云云,但你看游戏里蛋甚至尼禄说过这种话吗,没有。他们不会用社会道德去评判一个魔人,而仅从个人的道德来说,执迷未尝不是美德。哥是个只遵循个人道德的人,但你看哥这个游戏流程中的“boss”,依然会觉得他无比清澈而高贵。

有英雄,也有反英雄。有喜剧的英雄,也有悲剧的英雄,仅此而已。

在我看来鬼哭前几部的内核是希腊式悲剧。这个悲剧的核心不是英雄与坏蛋的宿命之战,而是两个英雄自由意志的抗争。除了童年的不幸,之后一切的命运都来自哥自身意志的压迫。虽然蛋是主角,但从命运的底层逻辑来讲,我觉得哥是高于蛋的。

哥是开始...

2019-05-27

飞天(all叶)

飞天(四十六)

年更选手打卡。依然短小无力。


安文逸冒着雨,一大早把叶修叫醒了。

秋雨一下,空气中便冒着丝丝凉意,酷暑留下的最后一丝余温彻底老去了。叶修睡眼惺忪地叼着牙刷,推开浴室小小的窗子迎接雨丝风片的扑打。

清爽的空气抛去他的睡意,叶修摸了摸微微湿润的衣领,慢慢合上窗子,低头漱口,洗脸。他抬起头对着镜子慢吞吞刮胡子,镜子里面的男人依然残存着青年感,一双眼睛却平静又冷淡。

叶修不自在地转开视线,下手一重,刀片就割伤了下颌。淡红的口子很细小,等叶修洗掉泡沫后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

 门被敲了敲。“好了吗?”安文逸瘦长的身影映在玻璃门上。

“来了来了。”叶修...

2019-05-25

归流

CP主要是nero/vergil。dante/vergil有提及。看成DVN亲情向也没关系。

520(521)了,让我们一起来听V哥弹钢琴吧(X

甜到掉牙,对崽友善(X


有一天维吉尔的眼睛因为溅到某种魔物的血而暂时失明了。但丁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寻找解药,只剩尼禄在家看着他爹。

维吉尔对devil may cry已经非常熟悉,即使看不见也能准确无误地迈过乱七八糟的物件,找到自己的椅子坐下来。

其实尼禄把有棱角的东西收起来了,但尼禄不说。维吉尔每次经过那些地方时依然会绕开或者跨过一团空气。

尼禄看着他的动作会感到一丝好笑。

维吉尔唯一的麻烦在于不能看书。失明后他可以静静在椅子上端...

2019-05-21

痴人说梦

依然不长。本来不想写这个梗的,因为感觉有点矫情。但是没憋住。

DVD无差。


有一天,传奇恶魔猎人的灵魂造访了天堂边境,他的履历之光鲜足以上天堂。

但奇怪的是,当他踏上称量功德与罪恶的天秤时,罪恶压倒性地胜出了。

审判天使问: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恶魔猎人说:当然,因为我杀了自己的亲兄弟。

审判天使反驳他:我看了你的卷宗,你的哥哥是罪孽深重的魔帝,杀害他的罪恶足以与杀害他的功德相抵。真奇怪,你不该下地狱。

恶魔猎人:不是这样的,我和我的哥哥是双生子。他就是我,他的罪孽就是我的罪孽。

冷酷公正的审判天使为这个魔人不平,于是认真地劝说他:去了天堂可以抹去为人时...

2019-05-15

一个奖励

很短。cp是尼禄和爹,但丁和哥。狗血且矫情。

出发点是斯巴达家会有健康的爱吗?


尼禄又一次撞见他叔跟他爹血糊糊,热腾腾地滚上了床。他们俩每次做爱前就像斗兽场里的死囚,但丁一定要把维吉尔打得半身不遂,支离破碎,才会慢条斯理享用自己的猎物。尼禄有时候搞不懂他们究竟是为了做爱而打架还是为了打架而做爱。

直到有一天但丁出远门,拐弯抹角地叮嘱尼禄照看好他爸。当晚尼禄就把他爸照看到床上去了。不能怪尼禄。当时维吉尔刚洗完澡,披着弟弟的睡袍从楼下的冰箱里取水喝,也不知道有意无意的,领口松松挂在肩头。尼禄能看到他的一节脊骨,将冰白皮肉顶出一个小小的凸起,像坟冢或者遗迹。

维吉尔注意到年轻...

2019-05-12

肋骨

但丁亲吻维吉尔的胸膛时发现兄长少了一根肋骨。这对半魔来说是不该存在的伤口。但丁问维吉尔,你的肋骨哪去了。

维吉尔看了看但丁,说,当年伊娃生下一对双生子,长子很健康,幼子却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人界的空气,就夭折了。斯巴达打算埋掉幼子,却发现长子紧紧抓住幼子的手,他竟不能分离他们。最后斯巴达取出长子的一根肋骨,煅烧成晶莹的心脏,放入幼子的胸膛,使他从此获得了真正的呼吸。

而长子的皮肤之下也藏了一条永不愈合的空洞。那不是伤口,因为它只是在另一个地方搏动着。所以它也不会愈合,只会随着每一次搏动隐隐作痛。

维吉尔曾经无法忍受这与爱同名的酷刑,他去往离自己的兄弟最远的地方,剖开胸膛,摸索着拆解下所有的...

2019-05-06
2 / 12

© 油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