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ergil;DV】暴风雪山庄杀人事件(上)

是走哪死哪的DVN三人环游世界碰到的妙人趣事。虽然是推理但是在不科学的恶魔人世界就不要太深究诡计手法什么的了……就是写着玩图个快乐,想试试看路人角度怎么看斯巴达一家。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这玩意儿(。

总之请大家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

 

 

 

 

 

 

“温柔的烛光中,银发男人静静倚靠在圣母像的怀里。他似乎是被毒杀的,嘴唇微紫,眼底流血。衣服没有一丝凌乱,依然整齐,得体,只有鞋子不翼而飞。仿佛为了揭示他的罪证,凶手暴露出他仍带淤痕的脚掌。”

 

 

 

作家的日记

6月20日

……

下午终于到了暴风雪山庄。这座庄园豪奢典雅宛若博物馆,来自世界各地的古董令我沉迷。一想到可以在这里修养一个月,心底的愁绪便一扫而空……

在闲逛中我看到了主人收藏的一副羽织,它令我想起了青年时期……自从读了那本天才之作,我就立下了成为推理作家的宏愿……我每天都会记录当日所见所闻,反复推敲品味,以从中获取灵感。我相信很少有人能像我这样坚持一件事近十年,这是一件令我十分骄傲的事。

……

庄园的主人是个贵族,曾因生意上的打击决心将庄园开放给旅客。尽管每次接纳的客人都不多,但口碑渐渐累积,如今山庄已经十分有名。

……我有幸与主人聊了会天,他说因为庄园地处北方,几乎终年有雪,很多人将其称为暴风雪山庄,倒是原来的名字——鄂榭山庄渐渐被人遗忘。主人说这批客人里我是第一个到的,令我不禁期待起剩下的客人是什么样子。

不知会不会有美丽的少女与我邂逅呢。

……

傍晚又来了一位客人,是个牧师。五十多岁吧,中等身材,没有蓄须,衣着打扮看得出还算富裕。据说是个虔诚的教徒——当然每个教徒都会这样说。总觉得他有些神经质,这大概是我的偏见……自从与一个死脑筋僧人闹得不愉快……

……

晚餐是龙虾蛋奶酥,很好吃。一些餐具是来自东洋的漆器。主人有心了。

……

现在的时间是九点过五分。窗外的雪越来越大,希望不会变成暴风雪。

不,变成暴风雪不是也很好吗,是属于推理者的浪漫。

 

 

 

某人的黑匣子

7月1日

我的骨中骨,我的肉中肉。

 

 

 

作家的日记

6月21日

……窗外依然在下雪。

今早来了一大批客人。我起得有些迟,出门时这些新人正在餐厅享用早餐。牧师正好吃完,

朝我彬彬有礼地点点头,就到隔壁的小教堂祷告去了。

我一边吃着美味的烤薄饼和蔬菜冻,一边与新人们友好地互相认识一番……

一个女律师,很高,眼睛是浅绿色,神情干练,语言过于一针见血,所以显得有些咄咄逼人。我喜欢律师,跟医生一样,是侦探的好帮手。

一对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妻。年纪不大,应该是联姻的富家子弟。新妇十分美貌,性格温柔似水。新郎较为内向,但礼数周到,印象倒是不坏。只是我注意到他神色偶尔有些郁郁。新妇让新郎给她递一些黄油,竟叫了好几声才让他回神。也许这对夫妇不若表面上那么幸福……

一个医生。嗯,左膀右臂到齐了,就差一个侦探了。医生是麻醉医生,深棕皮肤,五官英俊,看得出非常富有,态度矜持,话也不多。

……就在气氛渐渐热烈的时候,大门猛地被推开(踢开?),随着一声“这里有披萨吗?”,三个男人裹挟着风雪走了进来。

哎,这一家三口可真让我印象深刻啊!一看到他们,我的素材雷达就滴滴作响。

虽然是寒冷的天气,他们却穿得很轻便,一米九几的身高让他们极具压迫感,而且长相也相当俊美,去当模特明星绝对绰绰有余。三人都有罕见的银发,我猜应该不是染的……

这三个人散发着一种奇妙的边缘气质。也许是因为外型过于出众而在少年时代被排挤过?他们之间似乎潜伏着一种内聚力,所以即使坐在一张餐桌上,也与众人格格不入……

也许会有人不喜欢他们,但只要见过他们,就绝对忘不了。

……

看上去最年长的那个人叫但丁,他倒是还蛮好搭话的,真正聊起来风趣老练,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

二十多岁的年轻的小伙子叫尼禄,一开始还不怎么理人,后来似乎被氛围影响,又或许被大家口中有趣的话题吸引,偶尔也会搭腔。

只有那个叫维吉尔的年轻人一直不说话,我行我素地吃东西。

……

于是接下来我问了但丁一个追悔莫及的问题:你是他们的叔叔?还是父亲?

三人不约而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维吉尔眼底似乎划过一丝笑意,他第一次开口了,用一种动听的声音说:我是但丁的兄长,尼禄是我的儿子。

有一瞬间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可惜事实上并没有……

……

维吉尔离席之后,尼禄有些烦躁,扔下餐刀跟了上去。真像一只小狗。

我跟但丁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粘人的男孩儿,我还以为这个年纪的男孩儿都比较叛逆,尤其是面对父亲……你懂的。

但丁嚼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披萨,看了我一眼,笑道:说不定他比你以为的叛逆得多——只是用另一种方式。

我察觉到到他的眼睛里并没有什么笑意。

真有趣,这个人的眼神跟他的表情似乎是相反的。又或许只是因为瞳色浅淡,所以天然显得冷漠而无机质。

……

我以为但丁会喜欢热闹的聚会,但是他很快也离席了。我跟律师小姐继续聊天……

……

这难以捉摸的一家子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

 

 

 

律师的博客

6月21日

【庄园外雪景.jpg】【华丽的大厅.jpg】【画着少女的油画.jpg】

姐妹们,这次真的来对了,暴风雪山庄真的太美了……还碰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人……

……

其中有一家三口都是令人心动的大帅哥,但是某种直觉让我不敢接近他们。我见过太多太多人了,像好人的坏人,像坏人的好人,亦正亦邪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就像电影里的吸血鬼一样,神秘又危险。

某个作家先生该说他迟钝还是胆子大呢……

 

 

 

新妇的手账

6月21日

★﹡﹡★(^▽^)人(^▽^)★﹡﹡★(^▽^)人(^▽^)★﹡﹡★

★﹡﹡★(^▽^)人(^▽^)★令人厌倦★(^▽^)人(^▽^)★﹡﹡★

★﹡﹡★(^▽^)人(^▽^)★﹡﹡★(^▽^)人(^▽^)★﹡﹡★

 

 

 

医生的备忘录

6月21日

……院长劝我多交些朋友根本没有意义。这些人甚至不知道Acetorphine和Acetyl-alpha-methylfentanyl是什么。

……

为什么总有人觉得融入普通人的世界就是轻松,就是快乐,就是幸福呢?并且还想要强加于我?那只是普通人想要在这个世界上轻松生存而创造的幻境,所有人在幻境里勾肩搭背,露出轻飘飘的傻笑,就以为自己获得了所有幸福与意义。

但我是天才。我跟他们是两种生命。天才的幸福,是发光,没错,那就是我所有的追求……我只需要发光,然后美丽地死去……这就是神赋予我的义务……

仅仅两天我就快待不下去了,我在可耻地浪费生命……

……

我似乎看到了同类。

 

 

 

某人的黑匣子

12月24日

神啊,我虔诚地祈求您。

一颗千疮百孔的心,难道不值得一个奇迹吗?

神啊,求您垂下眼睛……

 

 

 

新郎的日记

6月23日

妻子很喜欢这里,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也重新开始绘制手账。看到她的笑容,我的心仿佛被点亮了。

但每次我以为自己可以获得幸福的时候,蛰伏的毒虫又会冷不丁噬咬我的心。

我忘不了妻子的姐姐,我那薄命的未婚妻……

我真是太软弱,太没用了……

 

 

 

律师的博客

6月24日

【教堂穹顶.jpg】【纯白圣母像.jpg】【立柱上雕刻的蛇与玫瑰.jpg】

我不信教,所以对庄园里的小教堂没有兴趣。但是雪下了一早上,我便耐不住寂寞去看了看。

教堂很小,省去了很多设施,里面只有一尊垂眸微笑的圣母像和两盏长明灯。

我看到了那对神秘的银发兄弟,还有牧师。这真是个奇怪的组合。你们想一想,教堂,牧师,好似吸血鬼的兄弟……牧师做完祷告,飞快地离开了。出门时还撞了我一下,可他根本没注意到。

剩下那兄弟俩低声交谈。

哥哥说:“我不能理解。他根本不会得到回应。”

弟弟说:“他不回应我,我就可以不爱他了吗。”

哥哥没有再说话了,于是弟弟凑过去亲吻他的面颊。我站得有点远,看不清,但应该是面颊。

突然觉得他们有点可爱。

 

 

 

作家的日记

6月24号

下午雪停了一阵。

我趁机到周围的农庄里转悠了一圈,收集到不少有意思的民俗和当地传说。一小部分当地人信仰着一位古老的神祇。他们相信这片大地里沉睡着被遗忘的古神,暴风雪是祂的梦。每当雪夜深处传来不可名状的哭嚎时,都有一个人将被祂接走……

……

又碰到了庄园主人。我跟他探讨了一下这个古老的神祇,主人很慷慨地带我去了藏书室,从那里找来了更多资料。

维吉尔先生也在那里。我眼尖地看到他手上的书也是关于这个有趣传说的。没想到他这样淡漠的人会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主人笑着告辞。我通过这些传说跟维吉尔搭上了话。他话不多,语调舒缓,用词考究,似乎受过良好的教育。这一点跟他那个有点暴躁的儿子完全不同……

他是个极好的倾听者。但是发表意见时又有种不容置疑的气魄,让人无从反驳。

我跟他说了会儿话,便起身离开了。转了两个弯之后才想起来忘记拿资料,掉头回到藏书室时,我发现他的儿子尼禄也在里面。

这个年轻人手里端着一盘新鲜的,艳红的荔枝。窗外又开始下雪,他们没有说话,一切都很安静。

我站在门外默默观察他们。

年长者拿起一颗荔枝缓缓剥开,发出细微的响声。他的目光依然垂落在书页上,漫不经心把荔枝递到年轻人的嘴边。

年轻人驯顺地低下头,轻轻舔了一口,将荔枝咬进嘴里。年长者神情不变,拿起一边的手帕擦手。

我竟然有些脸热,赶紧转身回房间去了。资料过一会儿再来拿也不迟。

……

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总是想起这个画面,所以有些心不在焉。这对父子真的是少有的……亲密。

……我冷不丁地想到,这个叫维吉尔的冷峻男人,说不定是个调情高手。

 

 

 

牧师的日记

6月25日

我坚信,神将美与死平等地赐给我们每一个人。

……

我最近又在思索,什么是美……属于我的那座教堂,石头做的,爬满爬山虎,古老,衰颓。我经常站在教堂门口,看着不远处的钢铁世界,看着高楼大厦,看着奔流不息的霓虹,觉得自己仿佛被遗弃。

但是当我回头去看我那石头做的,爬满爬山虎的老教堂时,我发现她是那么的美。她伫立在时光之外,她被世界遗弃了。

但她是那么的美……

被遗弃,也许就是美。而牧师职责,大概就是守护被遗弃的东西,以及……

……

上帝让我遇到那个男人,是在给我降下考验吗……

 

 

 

新妇的手账

6月26日

(┘ ̄︶ ̄)┘└( ̄︶ ̄└) ☆☆☆☆☆(┘ ̄︶ ̄)┘└( ̄︶ ̄└)

(┘ ̄︶ ̄)┘└( ̄︶ ̄└) ☆惹人发笑☆(┘ ̄︶ ̄)┘└( ̄︶ ̄└)

(┘ ̄︶ ̄)┘└( ̄︶ ̄└) ☆☆☆☆☆(┘ ̄︶ ̄)┘└( ̄︶ ̄└)

 

 

 

医生的备忘录

6月26号

不,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两片相同的叶子。

 

 

 

某人的黑匣子

1月25日

我将拂去你所有的痛苦,

我将为你驱赶黑夜。

我将把你从梦中打捞……

 

 

 

作家的日记

6月28日

暴风雪还是来了。窗户被风吹得喀喀作响。

我在图书馆看了一整天的书,头昏脑涨。此时时钟已经走向了晚上十点。我在故纸堆里找到了许多语焉不详的东西,一人计短,便忽然想找维吉尔聊一聊。他清晰冷静的思路总能给我一些新的方向。

我便去了维吉尔的房间,傻不愣登敲他的门:维吉尔,你睡下了吗?

没有声音,就在我打算离开时,门被打开了。披着睡袍的但丁笑盈盈看着我:“你找我哥什么事?”

我当时竟没觉得不对劲,只是下意识往屋里瞟了一眼:“哦,我在书里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想跟他聊聊……”

屋里只开了一盏台灯,光线昏沉。丝绒床帐放了下来。半明半昧中我看到半只脚掌从帐中伸了出来。

那是男人的脚。单薄,细瘦,在昏暗中白得几乎发光。一点青紫痕迹烙在肉上。忽然,那只脚的脚趾蜷缩起来,绷得紧紧得,像是拉开的弓。我看得几乎入迷时,一只手握住了它,将它拖进了丝绒之后。

但丁上前两步挡住我的视线,似笑非笑看着我:“他已经睡了……明早再来吧。”然后砰地甩上门。

我发了一会呆,转过身去,又吓了一跳。只见牧师正站在不远处注视着我。我尴尬地朝他笑笑,匆匆回房。

……

现在想想,这家人不对劲,绝对有哪里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牧师的日记

6月28号

……那个男人是撒旦!是罪恶!是堕落者!他对世界不屑一顾!他违反一切美德!

神啊,你赐予我们一切美与死!让我走过您铺设的荆棘!

 

 

 

某人的黑匣子

1月26日

一切都归零了。

极度的快乐与极度的悲伤归零了。

极度的不幸与极度的幸福归零了。

我听到风雪深处的哀嚎,

那使我从梦中醒来。

那一刻我获得了新的幸福,

我要让更多的人获得它……

 

 

 

律师的博客

6月29日

不幸发生了,也许很快就要降临在我们身上。

……

那个银发男人的眼神太恐怖了,那不是人类的眼神,我发誓。

但是我又有些可怜他。

……

你还可以爱他吗?

 

 

 

作家的日记

6月29日

……

女仆的尖叫吵醒了我们,我们赶到教堂时是凌晨六点二十分。

温柔的烛光中,银发男人静静倚靠在圣母像的怀里。他似乎是被毒杀的,嘴唇微紫,眼底流血。他的衣服没有一丝凌乱,依然整齐,得体,只有鞋子不翼而飞。仿佛为了揭示他的罪证,凶手暴露出他仍带淤痕的脚掌……

那个画面,充满了无比堕落的美……

……

我握笔的手还在颤抖,几乎写不了字……

不,我不能认输……我要记下一切,等待暴风雪过去,作为有力的证据呈交……一定有什么线索隐藏在里面……

这家人虽然很奇怪,但绝不该遭受这些……

……愿维吉尔先生安息。






本来想一章写完的但是写了四千字发现一个人都没死我就知道坏了……

懒人叹气。要是没人看我就坑了,这文实在太麻烦……

评论 ( 73 )
热度 ( 389 )

© 油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