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NVergil】暴风雪山庄杀人事件(下)

欢迎回来。

请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






律师的博客

7月4日

……新妇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她口中那个与维吉尔先生交谈的男人便十分可疑。而凶手选择下毒也并不因为他是女性,力量不够,而是有别的原因……

……

我对斯巴达一家的关系十分好奇,直觉告诉我那一定是十分重要的线索(绝不是我八卦),在我的追问与毒誓下,作家先生终于告诉了我……由于发誓绝不透露出去,所以这里就不写了,反正他们一家人的感情确实极好……

作家先生忽然一拍脑袋,说其实那天还有一个人好像也撞见了,就站在他身后……

 

 

 

作家的日记

7月4日

……我向律师小姐讲述的时候,忽然想起那天除了我,牧师也在……他也看见了吗,还是没有?

……

我有了一个古怪的猜想……但是需要线索和时间去验证……

 

 

 

作家的日记

7月5日

……那个人真的很谨慎,一时找不到决定性证据。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速战速决,诈一诈他……

……

我让所有人集中到大厅,宣布我已经找到了关键的线索……说实话对我来说当众扮演侦探还是有点羞耻的……

我注意看了看众人的表情,每个人都毫无破绽。

于是我接着道:维吉尔先生出事的那天晚上,有人看到了他在跟另一个人说话。凌晨一点,在图书馆。

我慢慢道:凶手最好自己认罪,我不想把场面弄得太难看……

出乎我预料的是,牧师竟然主动站了出来。众人齐刷刷看向他。

他从容地回望着我:没错,是我。我本来也无意隐瞒,因为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丝毫令人不齿的地方。

我:身为牧师,你对杀人一事竟毫无羞愧吗?

牧师:真奇怪,你竟然在质问我?那天晚上……你明明也看到了吧?你却对此无动于衷,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我:……所以你就因为这种事杀人?

牧师:这种事?

他的脸微微扭曲,似乎在压抑愤怒:还不知悔过吗?他们的关系是错的,彻头彻尾的错误。是最邪恶,最卑鄙,最可耻之事!

我听到但丁发出似笑似叹的声音。

牧师猛地看向但丁和尼禄:我知道,那个男人是罪恶的源头,他对世界不屑一顾,是路西法……我将圣水放入他的杯中,而他的死亡证明他是恶魔,是神明对他降下的惩罚!

牧师露出一个笑容:神明显圣!像蛇被放逐出伊甸园,你们注定要分离……

“Fuck!”

我惊骇地看着尼禄猛地抓住牧师的领子,像拎一只纸袋一样将他拎了起来:你再说一句试试?

牧师涨红了脸,还要说些什么,这时但丁慢悠悠道:嘿,小子,这样可不够,你该学学我。

众人更加惊骇地看到但丁摸出一把枪,抵在牧师的脸颊上:Anything else?

我和律师赶紧拉住看上去更像杀人凶手的叔侄:冷静点……先把他关起来吧。

……

在庄主的协助下我们把牧师关在了教堂下面的地窖里。

我和律师去了牧师的房间,在他的行李箱里搜出半瓶圣水。我们并没有找到维吉尔先生的鞋。

 

 

 

医生的备忘录

7月5日

暴风雪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我已经受够了这些闹剧。

……

今天的事更让我明白,我跟那一家并不是同类,我们只是同为异类……

……我们就像鲸鱼,从鱼群边游过。或许庇护了你,或许伤害了你,但有时并非出自本意,我们只是太庞大了……

我们甚至发出声音的赫兹都不一样,让旁人理解我们,或者去理解旁人,都是无奈又可笑的事情……

 

 

 

新妇的手账

7月6日

ヽ(∀゜ )人( ゜∀)ノ

……

凶手真的是牧师吗?……

受过同样的伤的人,一眼就能认出对方的伤口……有一个人,藏在所有人的背后,更可怕,也更可疑……

……

我很好奇,好奇斯巴达一家的故事……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我更想听听他们的心声。盖棺定论,更为真实……作为一种交换,我想我有权去获得答案。

……甩开我的丈夫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可怜他想甩开我就很难了。我带着一盘披萨去了教堂。但丁和尼禄看到我并不惊讶。真有趣,我想他们也许比表现出来得更聪明……

我们毫无仪态地在台阶上坐着,一边吃披萨一边聊天,顺便说一句这里的海鲜披萨真的不错。

我问但丁:维吉尔先生是怎样的人?

但丁咬了口披萨,那张相较维吉尔来说骨相轻薄些的脸,露出类似沉思的神情:唔……我老哥他很叛逆。

我:?

但丁:嘿,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别看我这样,其实我才是那个热爱和平,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继承父辈遗志的人好吧……

尼禄:虽然看上去很不靠谱但他说的基本是真的……我作证。

我:那维吉尔?

但丁:他……怎么说呢,我们童年不太走运,被人搞得家破人亡,从小就到处讨生活。你可以把他理解成现代版的哈雷王子?

尼禄:你是不是想说哈姆雷特?

但丁:对,没错,就是那个哈雷王子,当然他比那什么王子恐怖多了……他的成长环境极其恶劣,在那种情况下唯一的问题就是生存还是毁灭……我哥逼我看些书还是有用的对不对……

尼禄:……

但丁:所以为了生存,为了复仇,他醉心于权利(power),干的混账事桩桩件件与我那死鬼老爹的理念背道而驰……后来我击败了他,对他说你错了,我们应该继承的,是父辈高贵的灵魂……于是我哥离开了我,落入很糟糕,非常糟糕的境地……

但丁沉默了。

尼禄:但是他终究回来了。

但丁:对,他没有因此向我低头……我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被打败而低头?如果失败可以摧垮他的意志,那他早已万劫不复……

你知道吗,当我看着维吉尔,就忽然想到,这世界上每个人选择的道路难道还分高低贵贱吗? 

但丁看向身后的黑棺,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按照自己本心去活的权利。每条道路都是大路,路的尽头都有属于自己的黎明……

所谓斯巴达之子,难道仅仅只是继承上一辈意志的人吗?不,他当然还可以选择别的道路,坚守一些别的东西……

我的兄长,他就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他并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也不为此羞耻。他真的是一个很倔强,也很勇敢的人……最后我们打平了,维吉尔证明了他走上的是一条不输给我,不输给斯巴达,不输给任何人的路,他毫无疑问是真正的斯巴达之子。

嘿,所以我常常猜我老爹为什么把“叛逆”给我而不是维吉尔,大概因为他真的不缺这玩意?

我笑了笑:看来你并不想改变他?

但丁:年轻的时候当然想过。现在嘛,与其说想改变他,不如说我只是想教给他一种基本的语言。让我们能互相理解,能够一起生活下去……维吉尔就是维吉尔,我和尼禄愿意去做他的底线……

但丁也笑了起来,说这个披萨真不错。

……

虽然有些话我没听懂,但我依然对已故的维吉尔先生产生了些许向往之情……也许他不是正义的,也不符合制式道德,但我想,每个见过他逆风执炬的身影的人,怎能不为他倾倒呢……

如果我和姐姐也能达成和解就好了。可惜命运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

我们默默吃完披萨。我很渴,想喝一大杯可乐。但我依然决定问完我的问题。

我问尼禄:你又是怎么看维吉尔先生的呢?

尼禄挠了挠又短又乱的头发,似乎有些羞于启齿,但在我坚持的目光中还是开口了:……就像但丁所说,我父亲在仇恨与痛苦中长大。我有时候觉得,他就像是一块顽石,而那些会影响他笔直前行的东西,比如说……

但丁笑道:温情?爱? 

尼禄顿了顿,道:你闭嘴。反正就是那些东西,早已被锤炼殆尽,最终只剩一截冷铁,他的刀锋永远向前……就算还残存着一点点,但,但真的可以凭借这个挽留他吗……对我们来说难以跨越的东西,对他来说不过咫尺……

尼禄有点沮丧地垂下眼睛。但丁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想,维吉尔的儿子真是个可爱的小傻狗啊。虽然脑子还转不过弯,但他身体的本能已经给出答案了,不是吗?

……

……可惜了维吉尔先生,凶手实在可恨。

命运要是能再多眷顾他们一下就好了。

ヽ(∀゜ )人( ゜∀)ノ

 

 

 

作家的日记

7月8日

……

夜晚,我来到教堂,就见但丁和尼禄坐在台阶两端,黑色棺材陈列居中。还有庄园主人,正站在圣母像前,似在祈祷。

烛光满室。

庄主看到我,说:约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有个问题想请你回答。

庄主微笑起来:什么问题?

我:你为什么要取走维吉尔先生的鞋子?

庄主依然在微笑。他长相俊秀,即使上了年纪也有种属于少年人的清透:您什么意思?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瓶圣水:牧师的确非常可疑,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虔诚的……

一边的但丁耸耸肩:我喝了一口,这里面确实是水而已。

我:是的,这大概是他从自己的教堂带来的圣水。真正的水……他真的把一切交给他的神判明……

而你,又很巧妙地利用鞋子这个误导,让我以为牧师杀害维吉尔,是为了清算他的罪孽……他脚上的吻痕,就是悖德的象征……

庄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这个借牧师的假刀下真正的杀手的人,必须也要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才能设下这个局。但是当晚,又确实只有我和牧师在场……

庄主:所以牧师就是凶手,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还有一个人。他藏在所有人的影子里,藏在这座豪华庄园之后……收藏着如此多的藏品,这里的主人怎么可能不安装监控呢?这座庄园的古老时常让我忽略这点,而且监控藏在极其不起眼的地方……我这几天,一方面是在找监控……

庄主:就算找到了监控,又能说明什么呢?我根本没有动机。

我:我确实不明白你的动机……但我有证人。

庄主愣了愣,转头看去,就见牧师从地窖里爬了上来,冷冷看着他。

我:你真可笑……一边相信牧师的虔诚足以为你保密,一边又蔑视他的虔诚,想要代替他的神……

牧师脸色难看:那天晚上,我与维吉尔先生的交谈并不愉快。我们从图书馆来到教堂,我希望在教堂里他能获得启示,让他从罪恶的泥沼里脱身……但是他心不在焉,简直是亵渎!

……于是我决定将他献予神,由神来定夺他是否有罪……我去取了葡萄酒,取酒的时候,庄主你正在那里,是你将两只酒杯递给了我。

庄主:你真的冤枉我了……如果是我下的毒,我又怎么能确定维吉尔一定会喝下有毒的那杯呢?

我:我想我可以回答。每个进入庄园的人,都要填一张单子,写上自己能吃什么,对什么过敏,还有一些偏好……我来庄园的第一天,庄主就为我提供了东洋的餐具,确实有心……

而我向但丁先生确认过,维吉尔先生是不能喝酒的……这件事,我相信所有旅客都是不知道的。所以,你递给牧师的两杯酒,其中一杯其实是水。当时是深夜,牧师当然没有注意这点,只有维吉尔先生会去仔细辨认……

牧师:我在两个杯子里都加了圣水……维吉尔先生喝下水之后便毒发了,我……以为那是神降下的惩罚……

我:一杯水洒在地上,庄主你的嫌疑就大了。所以你捡走了维吉尔的杯子,又在牧师的杯子里下毒,将之扔到地上。而水很快蒸发,没有丝毫痕迹……

就算警察来了,也只能在杯子上找到牧师的指纹……

庄主沉默片刻,抬起头微微一笑:很精彩,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发现真相的人。

我一惊:你的意思是……

庄主:没错,每年死去的人,都是我杀的。棺材也都是为他们准备好的。

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庄主转头凝望着圣母像,良久: ……我曾经有个妹妹,她非常的美丽,美丽到让人担心她会夭折……我的担心是对的,成年后不久她便重病缠身,每天都因痛苦而流泪。我怎么舍得呢?于是我在她的汤里下了毒。

在咽气的那一刻,她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信奉的是古老的暴风雪之神,妹妹的笑让我知道,她真的只是被神接走了,梦境是痛苦的,而醒来才是真正的幸福……

只有神才能让梦中之人醒来,才能赐福给所有人……也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就是神的化身……我就是神。

庄主看向我:……我并没有蔑视牧师的虔诚。既然他想让神做出决定,我回应了他,又有何不可?

我:……你真的疯了。

庄主笑了笑:每一年,我都会挑选情侣或是血亲来到我的庄园,我将赐福给真正相爱的人……让他们获得极致的幸福……

但丁:于是今年你挑中了维吉尔?

庄主:我取走他的鞋子,暴露他的脚掌,不是为了揭示他的罪孽,而是因为那是爱的象征……

我:所以找到他的鞋子,就能证明你的罪行?

庄主:你们找不到的。大雪之下,一切都没有痕迹。

这时但丁拍拍衣摆站了起来:说实话我对你的故事,你怎么想的毫无兴趣。总之你要杀我哥,对吧?

庄主笑着点头。

我:但丁你想干什么?我们说好了要冷静……

尼禄走过来一巴掌把我掀开:去你妈的冷静,别碍事。

庄主却十分镇定:我知道你们有枪。我也有。

只见他猛地将牧师挟持过来,用枪指着他的太阳穴:你们不想殃及无辜吧?

但丁叹了口气,耸耸肩:你不会以为我们是什么好人吧?

那一刻银发男人的眼睛无比深邃,一切光都照不进去……电光火石间我想起了那句当你凝视深渊时……

但丁缓慢而坚定地抬起枪。

二人残酷地对峙着,气氛近乎凝固。

“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我缓缓张大嘴巴,大得能吞下一颗鸡蛋。说起来真是惭愧,那时我真的被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以为自己在梦游。

我看到一只苍白的手扶在黑色的棺木上。那个早已死去的男人缓缓起身,像是月亮从淤泥里升起……他赤着脚,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视着我们,不是低下头那种看,只是垂着眼帘,眼珠轻轻一瞥。

背对着他的庄主没有发现气氛已经变了,冷声道:开枪啊!

但丁歪了歪头,没有说话。

而那个死而复生的男人悄无声息地走到垂眸微笑圣母像旁,抬手一推……

砰地一声巨响,圣母像砸开了庄主与牧师,重重地,不可逆转地倒在了地上。她的额角布满蛛网般的裂隙,随着碎石一块块剥落,露出石像之下,一张栩栩如生的少女脸庞。

那是……庄主的妹妹。

 

 

 

庄主的黑匣子

原来那哀嚎,竟是从我我嘴里发出来的么……

 

 

 

作家的日记

7月12日

暴风雪终于停了。直到被警察逮捕,庄主还在抱着那尊圣像……

……

回想这段短短的假期,我竟认识了三对血亲。一对比一对奇怪,一对比一对恐怖……

但我内心深处竟有些羡慕……

我渐渐明白,对普通人来说,如何爱一个人,是需要去习得的。但世界上总一些人,他们或许缺乏同理心,是人群中的异类。或许单纯缺乏爱人的能力,一生都懵懵懂懂……

但神是公平的,没有抛下这些人,依然给了他们相爱的机会——那就是血缘。血缘成为了他们爱的门票,因为那个时候,爱只是一种本能……

……在他们第一次呼吸之前,在他们的父母还未相遇,甚至更早在人类历史的源头,第一个人类刚刚诞生的时候,这个本能就存在在那里,就藏在亚当的那根肋骨里……

那是在他们彼此伤害,欺骗,憎恨之后,依然会想要去拥抱的本能……你可以放弃去爱,但你能放弃本能吗?

这是神赠与我们的永恒的约许。

从东流到西,从太古之初到时间的尽头,它就像天上的银河,将永恒地延续下去,照耀着他们……

……

说起来短短几天我竟然已经能无比自然地接受这种事,命运真是可怕呢……

 

 

 

律师的博客

7月13日

斯巴达一家要离开了。

对于维吉尔先生死而复生的问题,他们的解释是维吉尔先生早就发现这里有问题所以将计就计……彳亍口巴,你们看着医生三观毁灭的脸,摸着良心再说一遍呢……

……

我们在门口为他们送行。我看到新妇挨个跟他们抱了抱……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我悄悄竖起耳朵……

新妇怜爱地拍了拍尼禄的肩:对不知疲倦的人来说,被禁锢起来,不能前行,是无法忍受的……但挽留的含义也许不仅仅是那样,只要能在一起,走到天涯海角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路顺风。

年轻人笑着朝我们挥了挥手。

 

 

 

新妇的手账

7月13日

♪ヽ(^▽^)人(^▽^)人(^▽^)ノ。*

他们出发了,就在此时,就在此刻。

房车上的Devil May Cry拉出虹彩,摇滚乐依稀可闻。他们就这样义无反顾地撞进广阔而精彩的世界里。

他们不是白昼,也不是夜晚。

天地间一片苍茫,正孕育着黎明。

♪ヽ(^▽^)人(^▽^)人(^▽^)ノ。*

 

 

 

“让人失望。”男人丢开手里关于暴雪之神的资料。

“没找到有趣的的抛瓦,失望了吗?”

“……”

“你到底什么时候发现问题的?”

“……一开始。”

“嗯?那你究竟有没有喝那杯水???等等……你听到我们的谈话了吗?!”

“……Fuck you,vergil!Fuck you!”

男人不理会他们,默默望向车窗外。也许是冗长的宿醉还未散去,他银灰眼眸迎着曙光,依稀带着笑意。

 

 

 

此处应有片尾曲,请大家自行播放喜欢的曲子叭(。

 演员表:

真正的无辜酱油党“我是谁,我在哪”——麻醉医生

八卦爱好者,侦探的左膀右臂——女律师

:)——新妇

:(——新郎

不那么无辜的背锅王——牧师

正在考虑转行纯爱的——推理作家

是个妹控——庄主

楼上辣鸡——女管家

特别鸣谢:

事先完全没通过气导致被亲哥演了大半个月的传奇恶魔猎人——但丁

事先完全没通过气导致被亲爹演了大半个月的新传奇恶魔猎人——尼禄

智商担当,躺着carry全场的MVP,幕后的幕后,虽然没有演技但依然是影帝——维吉尔

 

 

 

恭喜玩家解锁奖杯“暴风雪之夜:通关一次游戏”,

解锁奖杯“这不科学:恶魔人?什么恶魔人”

解锁奖杯“无人生还?:人人生还”

解锁奖杯“鄂榭府:又塌了?没塌”

解锁奖杯“圣母怜子:石像的里面有什么?”

解锁奖杯“加油,再坚持一下:谢谢你的鼓励,希望我也能鼓励到你”

解锁奖杯“迈向名侦探的第一步:留下你推理的痕迹”

解锁奖杯“喝了假酒?:维吉尔复活CD也太长了吧……”

解锁奖杯“你是我不能开的口:这几对的关系有点像哎”

解锁奖杯“一流侦探:庄主好像有问题”

 

请大家自行领取(。

 

奖杯“变调二人羽织:???”未解锁

奖杯“名侦探:???”未解锁

奖杯“我咕了,你呢:???”未解锁

————————————本次试玩到此结束,谢谢大家么么哒————————————

 


我到底在搞什么鬼登西……

好想把三人组环游世界想写成一个系列啊,串起来就是个公路片。

有没有太太一起来玩(卑微



评论 ( 25 )
热度 ( 302 )

© 油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