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麦琪的礼物

惊天巨糖,不甜你鲨我。其实是七夕贺文,但好像有一丢丢迟。当做鬼节贺文又好像有一丢丢早……那就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叭。


有一次年幼的维吉尔在看书,封面上印着《麦琪的礼物》几个字。年幼的但丁趴在他身边,问里讲的什么故事。维吉尔头也不抬地说还没看完呢,不要打扰我。

但我想跟你玩。但丁嘟囔着,扑过去抢他的书。最后书被撕成了两半。维吉尔瞪了但丁一眼,抓着自己手里的半本回了卧室。摔门声特别响。

但丁从来没有搞坏过哥哥的东西,所以真的吓坏了。维吉尔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会不会再也不认我这个弟弟?

不知道为什么,但丁没有向母亲寻求帮助,而是自己一个人想了许多办法弥补。他不再时不时骚扰维吉尔,吃饭的时候也不去抢他喜欢的菜……但是都没用,小维吉尔展现了他天赋的铁石心肠。

更凄惨的是,此时但丁唯一能求助的,竟然还是该死的书。于是他硬着头皮翻了许多书,想从里面找找挽回自己哥哥的办法。最后但丁从破破烂烂译本里看到一个叫词,叫歃血为盟。

据说这个仪式能让陌生人或者敌人,变得血浓于水。 

具体怎么做,但丁看了个云里雾里,只知道要流血,就兴冲冲拿上裁纸刀跑去找维吉尔。维吉尔正坐在花园的秋千上,看到但丁来了,愣了愣,起身想走。

但丁心里一急,就举刀往左手一划,大喊:看!

维吉尔呆呆看着他,像看着一只小怪兽。

你不知道吧,这叫歃血为盟!但丁得意洋洋道。

维吉尔顿了顿:……我知道,不就是歃,歃血为盟。

那你一定知道这个仪式怎么做吧!

……那当然。

于是高高的天穹下,两个小孩划伤自己的掌心后,干巴巴地大眼瞪小眼。

好疼啊维吉尔……这样行了吗?

维吉尔缓缓点头。

那我们又是兄弟了,不能反悔的。

但丁用受伤的手抓住维吉尔受伤的手:我们约好了,无论谁惹了谁生气,只要在掌心划一刀,我就知道,你不怪我了。

 

维吉尔跳下魔界之后,但丁总会感到某种不知名的疼痛,只有酗酒才能入眠。

但丁问蕾蒂自己是不是得了绝症快死了。

蕾蒂说,人类失去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后,依然会有种幻觉,感觉自己的肢体仍在,并在隐隐作痛。就是这样的幻觉而已,放心吧,你是恶魔人,你会长命百岁。

但丁“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夜里他睡不着时,就借着星光看一眼划破的旧手套,或是自己的掌心。他不敢白天看,会被两个女恶魔毒辣嘲讽“像是把甩了自己的前女友照片藏在枕头底下,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看好提醒自己此人负我”。

但丁委屈,但还是忍不住晚上偷看。他那个时候还太年轻了,每看一次都几乎要掉眼泪。有一次迷迷糊糊睡着了,梦到小时候跟维吉尔打架,打得遍体鳞伤,又手牵手去找伊娃。他们的血汇在一起,顺着手指淌了一路。

到了伊娃面前,维吉尔撇开头不说话,而但丁嚎啕大哭,问:妈妈,我好疼啊,好疼啊,为什么我会这么疼啊?

伊娃抱住他俩,怜爱道:因为你爱他,你只爱他。所以总要吃点别人给不了你的苦头啊。

但丁醒过来,发现自己两只手蜷缩在一起,僵硬得像石头。他起身去洗脸,抬头瞥见镜子里漠然而沉静的自己,微微一惊,竟像久别重逢。

于是但丁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确实变了。不是此时此刻,而是更早,早在他为维吉尔落下那滴眼泪的时候,他就被维吉尔变成了人。像野兽学会了穿衣,从此识得恨,也识得爱。此后种种变化,都不过是脱胎换骨的余灰。

岁月流逝,但丁打架时依然像青年时期那样利索,但话不像以前那么多,更喜欢神游。崔西笑他什么时候跟东方的喇嘛学了闭口禅,但丁耸耸肩,付之一笑。

 

但丁醒来,眼前是魔界晦暗的天空。维吉尔抱着刀坐在他身边。两人刚打完架,浑身浴血。

但丁没动,悄然凝视着维吉尔。他们的五官已经有了区别,瞳色也不一致,身上背负着一辈子也不会向对方倾吐的秘密。

他比谁都清楚,有的情愫确实曾被一刀两断,而时间就如江河湖海绝不回头,过去的永远无法挽回了……但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维吉尔。”但丁喊到。

维吉尔转过头。

“咱们帐还没算清。”但丁摊开左手。

维吉尔静静看着他,像看着一只小怪物。

但丁爬起来去吻他,而维吉尔没有拒绝。他们用犬齿咬破了彼此的舌尖。

吞咽下鲜血的那一刻,他们身上每一道伤口,流过的血与泪,困守长夜的孤独与痛苦……终于被应许了别的意义。

 


评论 ( 5 )
热度 ( 146 )

© 油条 | Powered by LOFTER